手帕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手帕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海都艺术大讲堂从艺南音三十年你美丽如昨-【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20 11:47:23 阅读: 来源:手帕厂家

闽南网8月31日讯 海都艺术大讲坛第三期,共赴“牡丹之约”,上周五走进南音艺苑,聆听国家一级演员、泉州市南音传承中心副团长李白燕和她对南音的爱。

转战幕后多年的李白燕当晚为海都读者献唱南音

如果说,她和南音的结缘出于偶然,那对南音的这份坚持,一定是出于热爱。从一个从来没有听过南音的小女孩,到一个站在法国巴黎大舞台的南音传承人,这一路,李白燕走了30年。得知能见到国家一级演员、第七届中国曲艺牡丹奖得主,不少南音铁杆乐迷早早就来了。近1个小时的艺术分享,李白燕回顾了从艺30年来的点点滴滴。当晚,转战幕后多年的李白燕,为了满足远道而来的乐迷,亲自演唱一曲《元宵十五》。舞台上的她,犹如一朵白牡丹,婉约清丽,美丽如昨。当晚南音艺苑还为读者们奉上南音饕餮视听盛宴,演出多曲经典。如,与著名民间传说《陈三五娘》相关的曲子《暗静开门》等。

艺术人生

高考失利 偶遇南音

她与南音的缘分从一场偶遇开始。那是1984年,李白燕面临高考,她一门心思想考取福建师范大学或厦门大学声乐专业。考试前一天,正好路过泉州艺术学校。她的指导老师建议她,借艺校教室开开嗓。李白燕清楚记得,她当时唱了《在希望的田野上》和《我爱你中国》。

我要把舞台留给年轻人,把南音一代代传承好——泉州南音传承中心副团长李白燕

唱歌时,刚好艺校的校长偶然听见了,校长走到二楼对她说,如果你没考上大学,可以到泉州艺术学校来读南音。当时,南音对她而言,还是极其陌生。她想,“我哪里会考不上大学,要选择来这里学习呐”。但她没想到,高考意外落榜,18岁的她,站在了选择的分叉口。

复读还是去泉州艺术学校?李白燕的父亲在她16岁时已过世,家里失去顶梁柱,如果想复读,就只能四处借钱。正当她陷入踌躇时,一个盲眼算命先生从她家门前经过。算命先生说,“小女孩啊,你没有读大学的命”。

过了几天,带着些许不甘和无奈,李白燕终是带着简单行李,来到泉州艺术学校,开始她与南音的“第一次亲密接触”。

名师启蒙 学习南音

入学后,她幸运地碰到了马香缎、苏诗咏、黄淑英、杨双英等名师。可学习伊始,她并不顺利,咬字、韵味方面把握不准,琢磨好久,都走不进南音的圈子。为此,李白燕没少花时间。每天中午,吃完饭,她就约上同学,一起去苏诗咏老师家里学习唱腔。下午两点半时,再赶回学校上文化课,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直到1987年毕业。

毕业后,李白燕分配到当时的泉州南音乐团。虽然毕业了,但那时的李白燕,自认为还不会唱南音,“我总是找不到那个韵味,还有发音点,感到非常头痛”。泉州南音乐团1979年才又复苏。李白燕进入乐团时,乐团并没有自己的团址,借用羊公巷一个破旧的祠堂作为基地。她在那里,度过了将近10年。恰逢改革开放,面对外在诱惑,很多的同学都放弃南音下海了,而她坚持在祠堂里呆下来,住在没有天花板的祠堂角落。夜里,野猫会在墙根撒尿。祠堂后面,摆放有很多牌位,若遇停电,她根本不敢进去。

然而,最辛苦的那段时间,却让她感觉碰触到南音了。很多高难度的曲子,都是她在祠堂里,咬着牙练出来的。

走向海外 爱上南音

上世纪90年代中叶,李白燕开始走向海外社团。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她决定把心定下来,把这份对南音的坚守传承下去。

李白燕表演功底随之扎实了,但在这过程中,李白燕坦言,没少流过泪,尤其是南音申请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那些年。

从2002年到2009年,他们经历“八年抗战”,通过两次申报,两次在法国巴黎的专场演出,南音最终拿下了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头衔。那时,在巴黎的舞台上,李白燕担任主唱,把泉州的南音,唱给世界听。

最让李白燕感动的是,在艰辛的8年时光里,政府的重视,老师、同事的无私付出,让她真真切切感受到南音的魅力,感受到南音传承的重要性。

转战幕后 传承南音

现在的李白燕,很少舞台表演。“我要把舞台,留给年轻人。”她说自己的任务,是要把南音一代代传承好。

2003年到2013年,李白燕走上讲台,从事南音教学。整整10年,不仅让她演唱基础更扎实,而且培养出数百位较高水平的学生。让她感到欣慰的是,这些学生现在在各个地区的中小学中,继续从事南音教学工作。

“南音这种音乐节奏,与时代的步伐背道而驰,怎么让年轻人爱上南音”,这是她一直在思索的问题。李白燕觉得,要让大家喜爱南音,首先要知道什么是南音。“这需要靠我们去讲解、展示、研究。泉州南音传承中心,扮演的就是这样的角色。”

为了更好传播南音,2009年,李白燕和其他老师来到台南一个月,专做南音教学。巧遇台南发大水,她每天趟着没膝的水去上课。来上课的台湾学生,都是各个年龄层和各行各业的,最年长的76岁,最小的只有6岁。“没想到,短短一个月教学,器乐演奏加完整演唱,学生们能完成7首曲子”,这个月,也成了她人生中难以忘怀的记忆。

互动花絮

武汉阿姨着了

南音的“魔”

已到古稀之年的沈阿姨,是武汉人。虽来泉州多年,但闽南语还是只能听不会说。可她听到南音的曲调时,竟无可救药地爱上了,有些经典曲目,她甚至还可以跟着哼唱。当晚听到了李白燕登台献唱,她兴奋地说:“太有耳福啦。”海都艺术大讲坛举办了三期,她参加了两期。为了能准时赴“牡丹之约”,住在晋江的她,早早就和老伴骑着电动车赶到现场。

观众中有爷孙俩一起来的。六十几岁的戴先生听见李白燕现场演唱《元宵十五》,一时忘情地哼唱起来。旁边在通政小学读五年级的小孙女戴思颖也认真听着。戴先生说,他是个“南音迷”,早年为了讨生活,没时间去听去学。现在生活好了,有时间了。

南音艺苑内孩子们目不转睛,老人闭目聆听

更多年轻人恋上南音

在古香古色的南音艺苑中,五位年轻人很惹眼,他们为海都艺术大讲坛相约而来。“80后”的春禾说,她不看字幕听不懂南音,可是将字幕和歌声乐曲结合起来听,意境非常优美,“御前清曲”有范儿。“其实南音没那么深奥,换种心态来听,就能听出它的味道。”本报曾报道过“海丝新生代”90后小颖,当晚,她和母亲也坐在南音艺苑中,还在读高中的她,自小在戏台边长大,最眷恋不舍的,便是这份浓郁的乡音。

台湾同胞点赞南音传承

从台湾来泉州的施先生也是海都艺术大讲坛的老客人,他感觉泉州南音这几年舞美布置一直在提升,演出者以更加精致的妆容和服饰示人。施先生说在台湾比较著名的南音表演机构有“汉唐乐府”,风格和泉州南音挺相似。台湾著名的南音表演家王心心就是从泉州南音乐团走出去的,施先生对她很是敬佩。施先生还建议,可适当结合茶道服务和茶点提供,即使收费贵些,也会有欣赏它的人愿意来。

墙内墙外

不会闽南话 注明音标照样学

在印尼、菲律宾等中国人的侨居地,不仅华人后裔主动学南音和乐器弹奏,而且连“纯老外”都感兴趣。虽不懂汉语和闽南话,他们用当地语言发音,照样把南音学得有声有色。

今年1月份,本报“一路向海 海丝十国行”派出采访团,曾拜访过印尼唯一的南音团体“东方音乐基金会”弦友们。基金会的理事李先生一家人常在周末弹唱南音,夫妇俩是华人后代,他们的一双儿子常到基金会吹奏南音乐器。孩子的印尼同学见了,也跟着学。

当时基金会主席陈锡石就向海都记者透露,今年11月打算回家乡永春举办“世界南音大会唱”。没想到陈锡石先生一诺千金,记者获悉,今年“世界南音大会唱”将作为第十四届亚洲艺术节的活动之一,邀请世界各地的南音社团回泉州琴瑟和鸣。

陈锡石告诉我们,举办世界南音大会唱,主要是为纪念父亲创办的陈秀峰南音纪念馆创办20周年。在印尼的基金会1983年成立,创会者之一的陈淑宝女士提供了无私帮助,不仅把家腾出来供弦友弹唱,而且还提供餐饭支持。2013年陈锡石被授予“海外泉州南音薪传成就奖”。

印尼东方音乐基金会只是世界各地南音社的缩影。包括印尼东方音乐基金会在内,许多南音社团时常邀请泉州南音老师教学,可以说凡是有南音的国家和地区,都和泉州南音建立起联系。

美国青年参与拍摄南音微电影

最近,美国青年Ricky比往常更忙碌,因为他主动申请配合培元中学,正在拍摄一部微电影短片《音乐活化石》,内容是关于泉州南音传承问题。

Ricky早先在美国加州一大学学习艺术史专业,来到泉州,邂逅了泉州古老而独特的艺术,被深深吸引。培元中学的师生们带着Ricky到安海雅颂南音社、洞箫演奏名家王大浩家,以及南安四都小学等地方,探寻泉州南音传承千年的密码。8月27日下午,师生们又带着Ricky找到泉州市南音艺术家协会主席陈日升。

陈日升讲述了泉州南音组织和海外南音社团的故事。1985年,日本东京的竹精社四处打探他们的乐器“尺八”的渊源,找到了泉州。恰好泉州南音使用的洞箫有另一别称“尺八箫”。来者想为“尺八”认祖,陈日升笑道,说起来或许兄弟关系更适合。因为南音乐器从中原传来,而日本曾派遣学生到长安学习,只是都幸运地保留下来罢了。2012年10月,泉州民间自费组团访问越南胡志明市二府会馆南音社,这可是双方中断276年之后重新建立联系,成果来之不易。

在泉州市南音传承中心办公室外墙上挂着许多南音早期对外交流的照片,其中有一张拍摄于1998年10月。那时候法国人丹尼尔到泉州,专门拜王大浩为师学习洞箫演奏。洞箫是泉州南音的四大件之一,它声音低沉,穿透力很强。然而洞箫演奏看似简单其不然,普通人若没有掌握诀窍,还吹不响它。当年丹尼尔执著学习的劲儿还记在南音传承中心演员们的心中。

声音

中国音乐学院院长金铁霖:

南音是最古老的民族音乐,好的民族音乐,应该要让全国乃至世界了解。因此,对于这样一种古老民族音乐,中国音乐学院有责任发展和提高它。

台湾汉唐乐府创始人、南音名家陈美娥:

对南音的感情从小的说是一种乡情,从大的说,所包含的其实是中华民族的大感情。这一点,海内外南音是完全一致的,千百年来都没有更改。

国际传统音乐学会秘书长AnthonySeeger:

泉州南音很优雅、很好听。在很小的时候,我就从祖父那得知世界上有一种音乐叫南音,当时就被吸引住了。泉州南音同其他传统音乐完全不同,在音调、旋律等方面都有独特的韵味。

日本琉球御座乐复原演奏研究会会长比嘉悦子:

泉州南音等古曲艺堪称音乐中的上品,越是传统的东西,越要完整保存下来,传承和发展传统音乐,就像保护古建筑一样,要修旧如旧。这方面,日本应向泉州学习。(海都记者 吴月芳 刘淑清 见习记者 王金淼 文/图)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针型阀

黄铜浮球阀

液压锁

黄铜调节阀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