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帕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手帕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北美VR开发者中国行圆桌讨论我们距离VR消费还有多远

发布时间:2020-02-11 08:36:03 阅读: 来源:手帕厂家

【本文为上方网原创 转载请注明出处】

11月13日上方网消息,昨日下午,由睿悦信息和上方网联合主办的“北美VR开发者中国行”北京站活动在上方花园成功举行,来自国内外VR行业、游戏产业以及媒体记者等超200人出席活动,现场交流氛围十分浓郁。其中最大的亮点莫过于北美VR开发者参与的圆桌讨论环节,圆桌议题为——我们距离VR消费还有多远,此外台下观众也与五位来自北美的开发者进行了深度交流。

睿悦信息Nibiru“北美VR开发者中国行”活动邀请四位来自北美的开发者,他们是:致力于虚拟现实内容和培训的Gasper Ferreiro(图中左三)、研发虚拟现实游戏的Richard Hogland(右三)以及研发社交VR的Tgler Nilsson和Shane Nilsson(右一与右二)。本场圆桌讨论由VRChina创始人Nick主持(左二),睿悦信息联合创始人贾涛参与讨论(左一)。

以下为圆桌讨论实录:

主持人:好多人玩虚拟现实游戏会晕,我就问他们,开发游戏的时候,眩晕有什么办法解决?

Richard Hogland:有个比较简单的办法,有个办法是优化FPS(每秒帧数),如果游戏卡了,就会非常非常晕。第二个办法自己控制自己,如果在游戏里,不是自己控制的,也会很晕。需要用新的思考来解决这个问题,我们玩的电脑游戏,例如CS——平常跑步的速度不会很快,但在游戏里会超级快,就会很难受。

Shane Nilsson:做虚拟现实内容的时候如果做卡通的,就没那么晕。

Gasper Ferreiro:其实有好多办法我们没做到,像APGame有很多办法,像瞬移,很适合虚拟现实。

主持人:什么样的内容更适合虚拟现实?

Gaspar Ferreiro:所有的内容都适合VR,问题是输入。举一个例子,像CS,现实中你坐着,但在游戏里是跑,这样就不太适合虚拟现实。但如果到了跑步机这样的东西上面,人跟着游戏内容一起移动,就很适合。所以现在最适合虚拟现实的是开车的游戏,开飞机的游戏。

Richard Hogland:虚拟现实不在我们的世界里,在虚拟的世界里,现在新的产品有出来,放在手里可以控制,就算你不是去那个世界,也可以体验到那个世界。

主持人:什么样的交互最适合虚拟现实?

Shane Nilsson:最关键的是一对一,在身体的追踪和手势的身体识别这块,能够做到完全一致的体验。

Richard Hogland:还有很多有意思的,像语音识别,语音操控,最重要的是你的手,能把你的手放在虚拟现实里。

Gaspar Ferreiro:有的人用Xbox,它能扫描你,你在游戏里就能看到自己。这样你不止感觉在里面,还能看到你在里面,有的人希望能把自己放到虚拟现实里,但在虚拟现实里分不同的人,不用都像超人一样,很壮、很帅。

主持人:虚拟现实的未来是什么样的?国内和国外能相互学到什么?

Richard Hogland:虚拟现实的未来是内容,内容就会使虚拟现实有不同的空间,比如培训,做一些虚拟现实的学校,好多人可以在一起学校。这样的游戏能把人变得开心一点,就像一个岛,天天都可以去不同的,漂亮的岛。

Gaspar Ferreiro:什么是未来?现在就是未来!我们最后都会变成开发者。几十年之前,摄像机很少有人用,但到现在谁都用摄像机,手机都能拍的很好,谁都可以拍照片和视频。有一个老师教孩子们恐龙是什么东西,然后可以自己做恐龙的虚拟现实游戏,可以给他们体验。

Tyler Nilsson:徒步跟踪,现在这个很好,未来会有表情,手势,肢体语言。未来虚拟现实会把这些都加入进来。

Richard Hogland:我们来中国不容易,但有了虚拟现实以后,就会很容易。就像现在我已经来到中国,但用虚拟现实还可以看到我美国的朋友,像今天这样的会,未来我们所有人都坐在家里戴着眼镜,大家互相都能看到,你们能看到我,我能看到你们。

Gaspar Ferreiro:我讲一个事情,两个人戴着眼镜玩游戏,互相不认识。玩了10分钟以后,晚上其中一个人坐到小吧台,他突然看到一个人像游戏里的人,就叫了一下他的名字,结果这个人真的是,两个人就认识了。

贾涛:我补充一句,这个游戏叫玩具盒子。

观众提问环节

提问1:您开发DaydreamingBlue是基于什么样的初衷?您用了多长时间开发?

Richard Hogland:我想让体验着获得更多的乐趣,可以在任何时间去任何他们想去的地方。比如说,天气不好的时候,想去的地方离的太远的时候。想完成这种初衷,没有虚拟现实做不了。

提问2:三星Gear VR,能挣多少钱,未来能挣多少钱,会不会像Apple store一样的商店模式?

Richard Hogland:收费模式现在还没出来,20号会出来。现在这个市场已经到5%、6%,还没打开。希望今年能卖得很好,VR收费版卖的很多,也能挣不少。

提问3:我听到有一个VR社交网络的开发,我想知道大概什么时候能够用到?现在有没有遇到什么开发商的难题?

Tyler Nilsson:现在正在实现几种不同的做法,有的人在家里跟我玩,我戴着眼镜,他们也戴着眼镜,如果不戴着眼镜,还可以用手机,在虚拟现实里玩,两个人都戴眼镜。我们一定会把产品做起来,现在已经有了两个人的小样,在安卓上。

提问4:VR和AR会对未来有什么改变?有一个例子,现在用AR可以把真实的世界改变。你觉得这个有什么好处,有什么坏处?可能我今天看到的跟你们看到的不一样。

Tyler Nilsson:一个坏处是欺骗小朋友。比如在学校里有个胖子,别人可能只会说他,但如果都戴上AR眼镜,大家看他可能就是一个动物。

Richard Hogland:我也说一个坏处。运用AR,我能看到一个人的脸,上他的Facebook,可以搜一搜他们是谁,这个人我可能不认识,但是用AR可以看到他所有的东西。

Gaspar Ferreiro:我现在担心,未来有的人可能有这个硬件,有的人没有这个硬件,有AR的可以看到很多东西,有的人没有这个眼镜,这就不公平。在真实的世界,有的人有AR眼镜,有的人没有AR眼镜。以前谷歌眼镜也出了好多问题,有的人戴了,有的人会说你别拍我,是不是在拍我,经常出问题。

Richard Hogland:说一个好处,我来中国之后,有一种文化的差别,会遇到一些挺尴尬的事情,如果都戴上眼镜,你们在说中文,我在下面看字幕。现在会非常非常好用。如果有这样的眼镜,去吃饭,应该要怎么做,它可以帮你,你不用担心怎么吃饭,怎么做,可以直接跟人交流。

提问5:我有三个问题。第一个问题,你们的产品叫什么名?

Tyler Nilsson:我们做的一个游戏叫奥斯贝斯(音),在一个虚拟的世界能交流,我们能做的就是游戏,能玩,你能看到他们下一步要做什么。

这样的游戏是不是能做的很大?把不同的世界连在一起。

Tyler Nilsson:现在还没到那时候,但需要一些大公司来做这样的平台。我觉得Facebook可以做这样的平台。

我在做游戏的体验馆,不是传统的体验馆。有的游戏不适合虚拟现实,最适合虚拟现实的是什么样的游戏?

Richard Hogland:我们现在做的游戏最合适在虚拟现实玩,但这是属于我们三个人的游戏。

提问6:我想问两位,你们是做虚拟社交的,我们公司也有一款类似的游戏,但问题是这种虚拟社交类的游戏,盈利模式是怎样考虑的?因为这种游戏非常依赖于虚拟现实的普及。

Tyler Nilsson:在西方跟中国可能不太一样,在中国差不多所有的游戏都是免费的,我们打算把游戏卖出去,10美元或者15美元。我们做的游戏给朋友看,朋友一看就会体验。

Gaspar Ferreiro:美国说,虚拟现实行业到2016年之后能挣钱,为什么现在开始?如果今年不好挣钱,明年不好挣钱,为什么现在开始。这个行业已经打开了,现在开始准备,现在收费者不够多,可以让好多人体验,人越来越多就会有机会。

Richard Hogland:还有一个东西,是好处也是坏处,收费方面,是在不同的平台。好处是做一个版,收费不多,内容很少,也有机会。

提问7:谢谢。我还有一个问题,不知道对中国的市场是怎么考虑的,是否考虑和国内的发行方合作?

Gaspar Ferreiro:我做的游戏是安卓版,我的朋友帮我翻译做了一个中文版,非常感谢Nibiru请我来,我回去以后会做好多游戏,因为中国人的习惯跟我们的习惯不一样,我会做一些游戏的改变,适合中国的市场。作为开发者,做大家喜欢的游戏,大家开心也会支持我。

Richard Hogland:我们对中国的市场很感兴趣,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参加Nibiru比赛的原因,我们很兴奋,但还是不太了解中国的市场。但作为一个开发者,做出来一个游戏希望更多人能看到,我们也很想知道中国人的习惯是什么,做你们喜欢的游戏。不同的市场有不同的模式。

在本次北京站结束后,嘉宾们后续将前往上海、深圳、南京,并在那里举行相应的活动。后续活动的报名也已经开始。

报名链接:

广州工作签证多久

代理记账网

代理记账管理

代理记账咨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