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帕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手帕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老版银翼杀手凭啥能成人人赞颂的科幻经典音乐铁人

发布时间:2020-10-18 19:13:13 阅读: 来源:手帕厂家

它在英国老牌电影杂志《完全电影》(TOTAL FILM)评选的“最伟大五十部科幻电影”中排名第一;

它被美国国家图书馆列入国家影片登记表;

它是《时代》杂志影评人票选出的影视百佳电影;也是《新科学人》杂志选出的最佳科幻电影第一名。

它直接催生了赛博朋克这一科幻概念的诞生,也奠定了后世赛博朋克电影的美学基调,并深深的影响了《攻壳机动队》、《黑客帝国》等电影。

这一切都是用来形容1982年雷德利斯科特导演的《银翼杀手》的。

但在35年前,电影刚刚上映的时候人们可不是这么说的,当时不仅观众不买账,连在影评人中间的评论都成两极。

“他们简直把我们贬成了一坨屎。”多年后雷德利斯科特在接受采访时这样形容当时的场面。

随着时光的推移,人们越来越能看到《银翼杀手》中的美学闪光点和剧情上超前的哲学与人性思考。就连那些当时狠狠批评过《银翼杀手》的影评人们,有些也不得不自打脸,承认它的优秀。

票房口碑双扑,当初人们为何不喜欢《银翼杀手》

《银翼杀手》改编自菲利普·迪克的小说《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由雷德利·斯科特导演,哈里森·福特、鲁特格尔·哈尔等主演,故事以2019年的洛杉矶为背景,讲述了银翼杀手Rick Deckard(哈里森·福特饰)奉命追杀复制人的故事。

当时,雷德利斯科特已经拍完《决斗的人》和《异形》等电影,成为好莱坞非常成功并且相当有话语权的商业片导演,而哈里森·福特也已经凭借《星球大战》、《夺宝奇兵》系列奠定了自己的明星地位。

这样一部有大导有大咖的电影,却在拍摄之初就面临种种困难:主创意见不合,预算不够用等等。

但最直接的后果还是导演、制片人、影视公司围绕着剪辑权的问题闹了好一阵。以至于观众们甚至能看到7个版本的《银翼杀手》在不同地区上映。

最终的院线版本和导演剪辑版完全是两个样子,但导演剪辑版才是斯科特本人的意思。

不过不论怎样,35年前这部电影在票房和口碑上都双双惨败。

《银翼杀手》首周票房仅615万美元,大大低于预期,而且还和斯皮尔伯格的《E.T.外星人》撞档,这直接导致了《银翼杀手》的扑街。

在口碑上《银翼杀手》也两极分化,爱它的人欣赏它主题的复杂性;不喜欢它的人则批评它节奏缓慢。

究其原因就在于,当时的观众们可能更想看一部《星球大战》式的科幻大片,而《银翼杀手》主题晦涩、风格黑暗,主角也不够讨喜。没有精彩激烈的大场面,也没有威风凛凛的超级英雄,节奏还很慢,不能被普通大众所接受,甚至被影评人打入了“科幻色情片”的行列。

但现如今再翻回去看,正是它特立独行的风格和复杂的主题探讨,才让《银翼杀手》成为旷世经典,它太超前了,以至于当时的人无法接受。

银翼杀手为何经典?

黑色科幻与赛博朋克

开创性,是《银翼杀手》之所以伟大的原因之一。

现在我们再看押井守版的《攻壳机动队》、《黑客帝国》、《少数派报告》等很多伟大的科幻巨制,都有着《银翼杀手》的影子。

高楼林立的大城市,逼仄拥挤的街道,炫彩霓虹广告牌,多种族混居及多文化元素,反乌托邦的主题,对于人工智能和人本身的思考……

无论是在美学上还是主题上,《银翼杀手》都为后世的科幻电影提供了可以直接参考的素材。

尽管当时科幻小说家们已经早早的为赛博朋克在文学界奠定了基石,但在影像上,《银翼杀手》可能才是这一科幻流派的起源之一。

《银翼杀手》的故事发生在2019年,当时的世界虽然科技高度发达,和人类高度相似的复制人已经被创造了出来,天上到处漂浮着自动化的“飞车”,但人类却只能混乱、无序、肮脏的生活在所剩无几的宜居区域。

电影从头到尾都下着绵绵的酸雨,阴暗潮湿,是无奈的浪漫。

动植物几乎全部灭绝,均由仿真机器人代替,一条真蛇的价格极其昂贵。

这样颓废的末世气息,在当时被批评不够明亮,但现在看就像一幕幕警世名言,被一一言中。

男主Deckard是一个无情寡言的独行者,独自执行着退役复制人的任务。

和好莱坞的主流形象不同,Deckard完全是一个反英雄式的人物,他被临危受命,但行事刻薄冷漠,他不在乎是否道德是否正确,只是单纯的完成任务而已。

而在执行任务中,各种混乱的暴力、情色、谋杀元素又和当时的黑色电影风格及其相似。

复杂的主题探讨:如何定义人

一个以猎杀复制人为己任的人,最后带着他的复制人情人远走高飞,而他自己,很有可能也是一个复制人。

故事的主线本身就让人感到十分滑稽,具有极大的讽刺性。

Rachael一直深信不疑自己是人类,却在最后发现一切美好的回忆不过是人类移植到自己脑海中的一段数据。

而导演剪辑版的片尾独角兽的出现也明示着Deckard也是复制人的真相。(虽然多年来有关Deckard是不是复制人这个问题争论不休,导演和主演俩人也为此多次撕X)

我们眼见的是不是真实?

什么才是真相?

片中银翼杀手Deckard在追杀复制人的过程中逐渐失去人性,而身为复制人的Roy却在后的结局留下了人性的闪光点。

“我看到过你们这些人绝对无法置信的情景

战舰在猎户星座之肩燃起的熊熊火光

C射线在幽暗的宇宙中划过了‘唐怀瑟之门’

但所有的这些瞬间,都将消逝于时间,

就像泪水湮没在雨中。”

这段独白完全由鲁特格尔·哈尔本人临场发挥的,雷德利斯科特原封不动的保留了下来,直接成为影史经典的死亡场景。

何况若讨论道德,复制人本身何错之有呢?他们被人类创造出来成为奴隶,并且设定只有4年的寿命。求生是万物的本性,为了生存他们反过来又杀死了“造物主”,他们的父亲。

复制人已经被制造的和人类别无二致,甚至在体能和智力上要更胜一筹。

人类要如何对待人工智能?

人类要如何对待自己?

我们又要如何定义人类?

如果人类创造复制人只是为了奴役他们为自己服务,那为何当初还要给他们注入生命。

Roy等复制人在探索生命本质和存在意义的道路上,可能比人类走的更远。

以至于不少观众在喜欢人类还是喜欢复制人的选择题上各种纠结(比如《银翼杀手2049》的男主高司令就在Deckard和Roy更爱谁这个问题上非常纠结)。

《银翼杀手》在当时完全颠覆了好莱坞的传统价值观,倾向于去讨厌一些黑暗、颓废但很有预见性的主题,虽然在当时遭遇了种种挫折,但时间证明了它的伟大。

正如导演雷德利斯科特所说:“《银翼杀手》是一份绝好的教材,它教导所有勤恳敬业的电影人——“坚持做你自己”。你要荣辱不惊,只需一路前行。若一切顺利,你终能拿出几部经得起时间考验的佳作。”

在《银翼杀手2049》上映之际,让我们重温一下这部伟大的前作吧。

牡丹苗

惠州户口迁入

发光字制作

相关阅读